穿越

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

《梦浮生:我做虐文女配的那些年》大结局+番外,沈玲玲李维权李维安,在线阅读

《梦浮生:我做虐文女配的那些年》大结局+番外,沈玲玲李维权李维安,在线阅读

26. 都不简单

为什么跟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武侠小说里不都是男主背着或者横抱着女主飞檐走……壁于黑夜,怎么到我这里就这般不同?言庭将我扛在肩头,我头朝下,被晃悠得头昏眼花,想了想,也只能怪我和言庭不是男女主。

不对,这事儿必须算在李维权头上,说好的位置偏僻的宅院呢,说好的便衣羽林军呢,这会儿连他本人都不晓得跑到哪儿去了。虽然知道他现在调查沈府,估计确实忙得顾不上我,但一想到这里,我这心里还是有些闷得慌。

冷风呼呼,刮得我脸生疼,偌大的上京城,对言庭来说,只不过一会儿工夫,便稳稳落在了安王府。他将我送到李维安的书房,我们到时,李维安并不在,言庭便将我锁于书房,就离开了。

我实在猜不透李维安为何突然要胁迫我来他的府邸,若是怕我告发他,先不说我的证词值个几斤几两,但灭口好像才是李维安的一贯作风。莫不是他还真看上我了,绑了我来做小妾?我甩甩头,被他看上一定是因为上辈子做了什么天打雷劈的事情。

李维安的书房装饰十分简单,一套红木制的桌椅板凳,文房四宝,余下的便是堆着满当当书本的书架。虽然这些古文笔画繁多复杂,但仔细瞅还是能看出字形得,看得出,都是些我看也看不懂的好书。桌案上堆着些奏章,信件,我盯着那些东西,努力控制自己不去一探究竟。好奇害死猫!我默默对自己说。

但是,这能让我搞清楚李维安到底在算计些什么。

这样想着,我人已经不自觉地坐到了凳子上,翻看起来。不过结果令我大失所望,都是些鸡毛蒜皮的政务之事,居然有人上奏章告诉李维安,朝中的王大人昨日的衣着颜色过于妖艳,应当给予警告,李维安还认真地给予了批注,已阅。

没想到李维安平日那副冷冰冰模样的背后,都在看这些东西?我又翻了翻,这才意识到,李维安除非脑子被门夹了,才可能把那些秘密奏折这么明晃晃地放在桌子。我索然无味地撇撇嘴,扔了奏折,视线一转却落在一封已经拆开的信上,落款的一个淑妃看得我心里一惊。李维权那个喜怒无常的母亲?我抬手扯过那封被压着的信,还没来得及看清上面的字,就被人从背后给抽了去。

「这不是给你看的。」李维安面看了我一眼,声音清冷。

我剜了他一眼,压根不想给他什么好脸色。我站起身,就想要离他远一点。还没来得及迈开步子,就被李维安一把拽住了手腕。

「去哪儿?」李维安的声音不似以前那般听着就让人汗毛直立,这会儿听起来颇有些不知所措。

我心下觉得好笑,张口就讽刺道:「我不是被你给掳过来的吗?能去哪儿?」

李维安脸色稍微一僵,有些不太自然地松了手。他坐在书房的椅子上,忽然笑了一下,有些苦涩。我以为他会说些什么,但他也只是动了动嘴,竟然扯了嘴角笑了,有几分凄然。

房间里安静得只能听见我们彼此的呼吸声,我瞧他坐在哪儿,一言不发,些许碎发遮住光洁的前额,仔细打量才发现,和江南那次见他相比,他竟是憔悴了很多。

「玲玲。」李维安试探般地叫了我的名字,我不作声。

「你还在怪我。」他见我不说话,有些像在问我,更像在给自己一个解释。

我听到这句话,心中便燃起了一股无名火:「我不该怪你吗?」

我微微捏着拳头,左青木临死前的样子再次浮现在我眼前。无论如何,当日大船宴会上的一幕,我都无法释怀。

李维安盯着我看了半晌,开口道:「可以,但不可以一直。」

「就算你能一手遮天,可以控制整个上京城,难不成还能控制我的脾气?怪不怪你,是我决定的。」就算我是个软柿子,好说话,也没什么立场,但不代表这事儿就可以翻篇了。

「他还是让你回上京了。」李维安没有接我的话茬儿,自顾自地说道,「我可以保证让你毫发无伤地待在安王府,但他不可以。他有顾虑,父皇,淑妃,都是顾虑。」李维安突然放软了声音,「玲玲,既然他让你回来了,这次我便绝不会放你走。」他轻轻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想要拉起我袖摆下的手,我稍微一收手就躲开了。

我嘲讽地笑了两声:「是我自己要回来的。我要看着你那一桩桩罪行被揭露,看着你失去一切想要得到的!」

「你已经做到了。」李维安垂下眼眸,收回了手。

我沉默不语,不是因为听不懂这句话的言外之意,只是怕自己又自作多情。

「你就待在这里休息吧。」李维安道也没有继续深究下去,站起身准备离去。

「你会将我锁在这里?」

「那你会心甘情愿,老老实实留在我身边吗?」李维安反问,不是问我是否愿意留在安府,而是他身边。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李维安便摆摆手,看着我:「我不需要你的答案,沈玲玲。」他停了停,又开口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最清楚了,不是吗?」说完他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紧接着立刻就有两个侍卫走过来,拉了门,上了锁。

我有些无力地坐在地上,看这意思,李维安是绝对不会放我离开这间屋子的,更不要说安府了。除非李维权能来救我,否则我真会被困在这里一辈子。

李维权那边呢,真的像他说的那样,找到了可以扳倒李维安的证据了吗?

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李维安能找到我,甚至敢留我在这府邸,想必在朝中势力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处于劣势。或许李维权才是那个四面楚歌,自顾不暇的人。

我突然灵光一闪,这么久以来,我一直认为李维安的目的是拉下太子,可是区区一个太子,在皇后本家已经被满门抄斩后,对他来说早就不足为患了。他真正的对手,是跟他实力相当,甚至更有实力的李维权。

会不会做这些,是给李维权下了一个套,或者是做给淑妃看的?这么一想,很多问题似乎都迎刃而解了。淑妃何等聪明,要让她相信李维安不足为患,那就必须露出马脚给她看。此时李维权和皇帝联系密切,查到的所谓扳倒李维安的证据,甚至都有可能是李维安自己放出去的。

在此时的淑妃眼中,她一定以为自己抓到了李维安的什么致命把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