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来世再爱小傻子(全文番外)免费阅读,知乎红颜悴系列云城舒意启元长公主,阿糖阿糖虐文

来世再爱小傻子(番外)免费阅读,知乎红颜悴系列云城舒意启元长公主,阿糖阿糖虐文

【相关阅读】

《来世在爱小傻子》红颜悴全文阅读阿糖阿糖  

《云城将军舒意》番外章节阅读 

《宋清涟舒意舒鸢》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红颜悴来世再爱小傻子》结局是什么? 

《舒意宋清涟》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云城将军启元长公主舒意》全文阅读   

来世再爱小傻子《云城舒意舒鸢》小说阅读  


舒意宋清涟小说免费阅读

长安城下了好大的雪。


舒意提着小暖炉,坐在殿门口看着被大雪裹住的皇宫。


外面的雪纷纷扬扬洒落,今天是大年,宫里要举行宫宴。


侍女春晓将殿内的炉火烧的旺旺的,又拿来一个厚厚的斗篷披在舒鸢身上。


「长公主殿下,宫宴就要开始了,让奴婢为你梳妆打扮一番吧!」


小舒意眉眼不见喜色,小嘴撅了撅,声音也莫名变得有些委屈,


「不想去。」她裹紧斗篷,将小手放在炉子面前,暖暖的。


「公主,怎么了。」


春晓蹲在舒意面前,忍不住问道。


「上次夫子布置的作业,明明我也完成得很好,父皇却只夸了三哥和三妹妹。」


舒意眼神里委委屈屈的,看得春晓也难过起来了。


世人皆以为这宫里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公主的身份又尊贵,可是,这位长公主殿下,却没有一天是高兴的。

第11章

「公主不要难过了,陛下日理万机,兴许是忘了呢?」


舒意张了张嘴,想说这不是第一次了,还有上次上上次,但是又什么也没有说。


只是叹了一口气,她真是一点都不喜欢这里。


舒意裹着斗篷,手里提着暖炉,朝大殿走去,路上有扫雪的宫人。


宴会上很热闹,她走到自己的位置上,等着宴会开始。


舒意被气氛感染,也忍不住带上了些喜色。


忽然,她腰被人戳了戳,她低头看去,从桌子下露出一双漂亮的眼睛,食指轻轻嘘了一声。


「大姐姐。」舒鸢歪头小声喊道,小模样俏皮可爱。


「三妹妹,你躲在这里干什么。」舒意微微弯腰问道。


「大姐姐,可要掩护好我,等会儿父皇来了,给他一个惊喜。」


舒意揉了揉舒鸢的脑袋,她这三妹妹笑起来可真好看,难怪讨喜。


那日,舒鸢从桌子下偷偷溜出来,给父皇跳了一个新年舞,舞蹈并不是很美,但是看着憨态可掬,赢得了满堂喝彩。


「三公主灵气逼人,古灵精怪的,难怪讨皇上喜欢。」舒意听见有人说道。


舒意看着自己的礼物被父皇随意地放在了一旁,把小舒鸢抱在自己旁边坐着。


「鸢儿这礼物,甚是有新意。」


舒意抿了抿唇,拿起了桌上的糕点,微微尝了一口,真甜呀。


她一抬眼,就看见自己母亲的目光,里面有些失望。


她低下头,眼睛莫名有些酸涩。


舒兰笑了笑。「大姐姐,这三妹妹就是比我们来得讨喜。」


舒意也笑。「怎么,你嫉妒。」


舒兰被噎了一下,撇撇嘴,小声嘟囔。「谁嫉妒那个马屁精了。」


回宫的路上,舒意选择了绕远路。前方有一群人,她皱眉问春晓。


「那是谁?」


春晓抬眼看去。「回公主,最里面那个宋太傅长子,宋清涟。」


说着,她凑在舒意耳边解释道:「宋公子出生好像就是个傻子。」

第12章

舒意若有所思。


宋清涟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脸还带着婴儿肥,傻愣愣地看着围在自己的人,他皱了皱眉,抱紧了自己手里的暖炉。


他歪头看着为首的少年,声音里有些疑惑不解。


「陆家哥哥,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少年们哈哈大笑。甚至都弯下腰去。


宋清涟看了看周围眼里闪过一丝害怕,朝后退了几步。


然后少年一拥而上,把宋清涟推到在地,宋清涟似乎已经习惯了,习惯性蜷缩着身子,任由别人的拳头落在自己身上。


「让你天天跟个马屁精一样,让你和夫子告状。」


有人渐渐露怯,戳了戳为首的少年。「陆公子,他不会告状吧,他爹可是……」


这位陆公子皱眉,然后不在意地笑笑。


「放心,他就是个傻子,傻子说话谁信呀!」


说完,他还恶狠狠地威胁道:「傻子,不许和你爹说,听见没。」


舒意抱着暖炉,站在前方,身后跟着一大帮宫人,声音清脆。


「住手。」


少年们认出舒意,稀稀拉拉地跪了一片,只有宋清涟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她。


舒意和宋清涟第一次相遇,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彼时寒风刺骨,梅花开得正艳,宋清涟的声音像是泉水叮咚一样:「你真是个好人。」


舒意怪不好意思的,清咳两声。「举手之劳而已。」


宋清涟弯了弯眼睛,却忽然疼得龇牙咧嘴。


「你疼不疼。」


宋清涟点头,眼泪汪汪,小嘴一撅。「疼。」


舒意只觉得这小公子生得可真好看呀。于是忿忿道:「那你怎么不打回去。」


宋清涟一下子就难过起来了:「要是让父亲知道,他又该担心了。」


宋清涟头发也乱了,衣服在地上蹭那么久已经有些湿了,只有一张小脸还干干净净,冻的有些发红,傻乎乎地看着舒意。


「下次他们再打你,你就打回去,你越是让着他们,他们就越喜欢欺负你。」


宋清涟挠了挠头,弯着眼睛笑起来。然后认认真真地说道:「打人不好。」


第13章

舒意无言以对,只觉得这小公子真是傻。


「是别人先打你的,是别人先做错的。」


宋清涟固执已见,只摇头重复道:「打人不对,我不能和他们一样。」


舒意说不通,气得转身就走,宋清涟下意识跟着舒意,直到春晓忍不住开口道:「宋小公子,你怎么一直跟着公主。」


宋清涟低着头不说话,偷偷用眼睛瞅着舒意。


舒意被看的心里一软,她拉住春晓的袖子,央求道:「春晓姑姑,就让他跟着我吧,他身上全是伤,而且他衣服都湿了。」


「公主,这样不好。」


春晓张嘴就想说些什么,却对上舒意央求的目光,话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


「若父皇问起来,不关你们事。」


舒意继续说道,春晓叹了一口气。舒意朝他笑了笑,把手递给他。「走吧!」


宋清涟看着舒意的手,把自己手在衣服上蹭了蹭,才小心翼翼地拉住。


舒意将宋清涟带回自己的殿内,天气寒冷,殿里的炉火烧的暖暖洋洋的。


春晓带着宋清涟给他换上了一身干净厚实的衣裳。


「衣裳有些大,宋小公子将就一下。」


那日,宋清涟待在舒意那一下午,春晓目光温柔地看着殿内玩耍的两人,摇头笑道:「公主再怎样也只是一个孩子。」


忽然她脸色一变,对着外面女人一张阴沉的脸,扑通,跪在地上。


「娘,娘娘……」


宋清涟是被宋太傅带走的,舒意窝在母亲怀里,看着下方躲在宋太傅身后朝她笑的小傻子,也微微弯了弯眼睛。


两个小家伙眉来眼去,宋太傅摸摸宋清涟的脑袋,然后拱手作揖道:「多谢娘娘和公主对小儿的照顾。」


母亲摆手笑道:「宋太傅说的哪里话,是这两个小家伙比较投缘,以后啊,可以叫宋夫人多带小公子进宫陪公主一起。」


宋太傅眼神闪了闪,弯腰点头。


「娘娘说的是。」


宋清涟临走时。跑到舒意跟前,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小声祝福道:「舒意,新年快乐!」


舒意愣了愣,笑起来。


「你是第一个和我说新年快乐的人。」

第14章

那时候的舒意还不懂这些言外之意,只记得母亲十分高兴,破天荒地留在了舒意寝宫过年。


舒意再次见到宋清涟时,已经是上元节,他跟在宋太傅身后,偷偷看着舒意笑。


舒意绷着小脸,偷偷瞅她,这动作不知怎么被舒鸢看见,她拉住舒意的袖子,小声问道:「大姐姐,你认识他?」


舒意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舒鸢看着舒意,才开口道:「那小公子我也我认识,是宋清涟,我经常看见他们和陆公子玩。」


舒意轻轻哼了一声,想起陆公子那张脸。「陆公子是个什么东西!」


舒鸢抿了抿唇,凑道舒意耳边说:「大姐姐,声音小点,莫让旁人听了去。」


舒意看了眼四周,果不其然看见有人往这边看。


宋清涟早就坐不住了,等宴会散去,他偷偷溜到舒意那里,轻轻抓住了她的袖子。


舒意回过头,就对上了宋清涟一双笑成新月的眼睛。


宋清涟依旧是一身月牙色的衣裳,看着舒意小心翼翼从衣兜里拿出一个干净的帕子。


「你上次帮了我,这是我的报答。」


舒意看着他捧在手掌心的帕子,小心地打开,里面躺着一个雪白的小兔子。


舒意眼睛亮了亮。「这是什么!」


宋清涟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


「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这个糕点是春记楼最有名的糕点,我最喜欢了,送给你。可惜不能带多了,不然我想全部都带给你。」


舒意还没说话,旁边就传来舒鸢的声音,她惊喜地看着宋清涟手里的小兔子。


「真好看。」她睁大眼睛,微微凑近那小兔子,伸出一只手指,想碰碰小兔子的脑袋。


却被宋清涟躲开,他收回手,放在胸前,警惕地看着舒鸢。


舒鸢有些无措地收回手,下意识往四周看了看。


宋清涟手指捏紧,低下头,下意识躲到了舒意后面。


「没有了,只要这一个。」


舒鸢撅了撅嘴:「我也想要嘛。」说完,她上前揽住舒意的胳膊,摇晃撒娇跟舒意说:「大姐姐,我也想要。」


舒意犹豫了一下,回头看了看低着头不说话的宋清涟。


舒鸢仰着小脸,可怜兮兮地看着舒意。

第15章

宋清涟小嘴撇了撇,把手里的糕点给了舒意。


「舒意,这是给你的。」


舒意咬唇,把手里的糕点塞给了舒鸢,舒鸢眉眼舒展。


「谢谢大姐姐。」


宋清涟眼睛一暗,抿唇不说话,看起来有些不高兴。


舒意拉着宋清涟回了自己的殿内,此时外面的枝头已经冒出新芽。


舒意不知道为什么莫名有些心虚。


宋清涟磨磨蹭蹭地坐到了殿内的毛毯上,愧疚又不安。


「舒意,对不起,没有东西送给你了。」


舒意愣了愣,眼睛弯了弯,盘腿坐在他对面,伸手戳了戳他的额头。


「你还真是个小傻子呀!」


宋清涟眼睛一弯,乐呵呵地傻笑。


舒意莫名有些难过。她仔细叮嘱道:「宋清涟,如果你被别人欺负了,你就告诉我,我帮你欺负回去,要是我不在,你就自己打回去。」


宋清涟歪着头,眼神清澈透亮。「舒意,你真好。」


舒意噗嗤一笑:「你不是说打人不好嘛!」


宋清涟低头傻笑,然后想起什么,他眼睛一亮,露出一口小白牙。


「舒意,春记楼有一个说书人,说得可好了,我和你说呀!」


宋清涟讲得抑扬顿挫,小脑袋一晃一晃的。


宋清涟讲的是一个秀才和女鬼的故事,舒意的心也随着剧情的发展渐渐好奇起来。


「话说,那秀才刚到洞口……」宋清涟忽然卡住,疑惑地揉了揉脑袋,然后不好意思地朝舒意笑笑。


「后面呢!」舒意问道。


「对不起,舒意,我忘了。」


舒意心里微微闪过一丝遗憾,小嘴一撇,「不讲完,我今晚肯定睡不着。」


宋清涟盘腿坐下,「我能记得结局,结局秀才考上状元,但是女鬼却消失了。」


舒意小嘴微微嘟起。「这样讲故事,一点都不好听。」

第16章

宋清涟看着舒意,凑到她耳边。


「舒意,你喜欢听故事吗?」


舒意点点头,她在宫里,听的最多的就是关于各位娘娘们的八卦,无非就是淑妃又说了谁谁谁的坏话,良妃和辰妃积怨已久,斗了好些年。


「那我以后都说给你听吧!」


舒意其实心里是不抱希望的,毕竟宋清涟不是每天都可以进皇宫来的,但是她还是点了点头,在宋清涟脸上盖了一个章。


第二日见到宋清涟时,舒意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殿内盘腿坐着的白衣少年在她进入宫殿时转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其实宋清涟不笑的时候,还是看不出天生痴傻的,可是他一笑,便像一个没长大的小孩。


「舒意,我没骗你吧!」


舒意欢喜极了,盘腿坐在宋清涟面前。


「你怎么来了?」


宋清涟眼睛一弯,凑到舒意耳边悄悄地说道:


「我求了爹爹好久呢,以后我可以天天来你这里了。」


舒意眉头一皱,眼神示意了一眼春晓,春晓点头,悄悄退了出去。


宋清涟今天换了一个故事讲,关于西街的豆腐西施的。


舒意才知道,原来宫墙外面的的生活是这般热闹又充满酸甜苦辣的。


宋清涟绘声绘色地讲着,还模仿着人物的语言神态,逗的殿内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舒意知道了外面的长安街很大,街尾有家包子铺,那家的包子最好吃。长安城内最有名的糕点铺是春记楼。


宋清涟一提到糕点,如数家珍,好像世界上没有他没吃过的糕点一般。


舒意让春晓端来糕点,两人一口一个地吃着,宋清涟眼睛都眯了起来。


「你吃这么多不腻吗?」


舒意忍不住问道,宋清涟看着她,眨眨眼睛,有些不明白的模样。


舒意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说,她咬了一口糕点,真是甜呀!


春晓进来,凑在舒意的耳边说着什么,舒意看着面前低着头吃糕点,接触到自己目光时露出傻笑的小傻子,轻轻叹了一口气。


「你不去太子哥哥那里伴读,来我这里干什么?」

第17章

宋清涟消化了一下舒意话里面的意思,露出一个笑,小声地说道:「我在太子殿下那里也没有什么用,我也不喜欢待在那里。」


舒意又忍不住心疼起这个小傻子来,她伸手戳了戳他的额头。


「那你待在我这里吧!反正我也无聊得紧。」


门外传来舒鸢百灵鸟一般的声音:「大姐姐,听说你这里有故事听。」


舒鸢看见殿内的宋清涟,眼睛一亮。


「宋清涟,我也想听故事。」


宋清涟一看见舒鸢,就皱了皱小眉头,撇了撇了嘴,低下头沉默地吃着糕点。


舒鸢有些尴尬,不知所措看着舒意。


「大姐姐……」


舒意也有些尴尬,她安抚性地笑了笑:「他不喜欢生人,三妹妹别介意。」


却见宋清涟有些委屈地看着她,舒鸢瘪着小嘴,眼泪欲掉不掉,转身就跑了出去。


舒意无奈地看着不说话的宋清涟。


「怎么了!」


宋清涟抬起眼睛看她,然后又低下头。舒意于是不问了。


后来,宋清涟经常来舒意这讲故事。唯一不同的是,多了一个听众,舒鸢。


宋清涟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舒意。舒意低下头。


「三妹妹也一起听,你说你的就好了。」


宋清涟点点头,无论舒鸢怎么捧场,也无视她。


舒鸢有些尴尬,却也忍不住想听宋清涟的故事,每日都抱着瓜子点心来舒鸢的殿内。


但是日子一久,她脸皮也挂不住,渐渐地就不来了。


宋清涟看起来一点也不高兴,来的时候,眼圈都黑了,说着说着,就忍不住打起了哈欠,有时候甚至还睡着了。


舒意听到一半被打断,心里有些焦急。


她轻轻地推了推宋清涟,宋清涟迷迷糊糊睁着眼睛。


「舒意,我困。」


「可是还没讲完呢!」宋清涟哼哼唧唧,舒意有些心疼,给他盖上一床薄毯。

第18章

宋清涟睡醒闻到了糕点的香味,他坐起身来,朝舒意露出一个笑容,


「舒意,你真好。」


「宋清涟,你晚上做贼去了吗,睡这么死。」


舒意没好气地说着,她快吓死了,以为宋清涟出事了,又是叫太医,又是准备去叫宋太傅的。


「我晚上有事。」宋清涟眼神躲闪,心虚不敢看舒意,一看就是个藏不住事的。


「你能有什么事呀!算了,你不说就不要来找我了。」


宋清涟一急,拉住舒意的手。


「我,我脑子笨,如果不提前记好话本,就容易忘记。」


舒意这才注意到,宋清涟喉哝有些沙哑了,她有些愧疚。


「你是不是傻,你可以不念书呀!」


宋清涟摇头认真道:「不行。」


「为什么。」


「因为舒意不开心。」


舒意愣了愣,宋清涟摸了摸头,呵呵笑道:「而且,我以后什么都做不了,我可以去给别人说书呀!」


舒意气急:「谁说你以后什么都做不了。」说完,她只看见宋清涟对着她温柔地笑。


舒意顿时语塞,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


宋清涟这种情况,以后做官是不可能的,好在家底丰厚,也能保他衣食无忧。


舒意却隐隐感觉到,宋清涟一切都明白。


宋清涟轻轻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舒意,我说书,能让你快乐,我就很快乐。」


他微微笑道:「舒意,你不要不开心了,好不好,我知道很多很多很多快乐的事情,我都可以说给你听,所以,你不要不开心了好不好。」


宋清涟说话颠七倒八,乍一听以为他在胡言乱语。


舒意却莫名红了眼睛,她弯了弯唇角,却掉下眼泪。


「宋清涟,我遇见你就很开心了呀!」


宋清涟无措的擦了擦她的眼泪。


「舒意,你别哭,我把故事讲完,你别难过了。」

第19章

舒意戳了戳他的额头。


「傻。」


宋清涟想起第一次看见舒意的场景,她朝他伸出手,把他拉出重围,又漂亮又骄傲,比他最喜欢的兔子糕点还甜美。


「舒意,你真好。」


舒意塞了一块糕点给宋清涟,笑起来说:


「舒意一点也不好。」


宋清涟含含糊糊,


「我最喜欢舒意了。」


舒意敲了敲他的额头,


「傻。」